关注微信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动态新闻 > 新闻正文

新闻正文

发布日期:2012-04-23   原文出自:东方通信

TD-LTE想说成熟不容易:建网模式存争议

3 6 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公开表示,鉴于目前 TD-LTE 基站密度以及终端不成熟,预计国内需要 2 3 年才会发放 4G 牌照。对此,国内业界哗然,不少 TD-LTE 的支持者感到着急,因为 TD-LTE 的竞争者—— LTE-FDD 已在全球范围广泛部署。

与此同时,从今年年初开始,中国移动总裁李跃、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院长黄晓庆等高管在多个场合对外表示, TD-LTE 发展将进入高速期, 2012 年,中国移动将在 9 个试点城市建设 2 万个 TD-LTE 基站,可以覆盖 2 亿用户, 2013 年,基站数将达 20 万个。

孰慢、孰快?据《 IT 时报》记者调查采访,苗圩给出的 2 3 年时间并不长,国内 TD-LTE 产业链想在发牌前具备大规模商用能力,仍面临“频段资源缺乏”和“手机终端不成熟”两大拦路虎。

杭州:首个 TD-LTE 试商用体验

运营商限制带宽 下载速度中规中矩

3 30 日,中国移动 ( 微博 ) 在杭州正式开通 TD-LTE 体验, B1 快速公交乘客可免费感受 4G 网络。

为了让老百姓手里现有的智能手机可以享用 TD-LTE 网络,中移动采取了这样的方式:利用一个半月突击施工,在公交车尾加装了产自华为 ( 微博 ) TDFI 无线信号转换设备,该设备借鉴之前在欧洲市场上出现的 MIFI 加以改进,可将基站发出的 TD-LTE 信号转换为 WiFi ,这样一来,所有拥有 WiFi 上网功能的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脑等都可以“曲线”接入 TD-LTE 网络。

对于微博上有人质疑这种方式并非真正的 4G 体验,浙江移动市场经营部葛长伟感到颇为不忿:“转成 WiFi 就不是 4G 了?好比家里光纤接入后,再用 AP 转接一下,难道就不算光纤上网?”

大学生王益就读于杭州某科技大学,最近他专程前去乘坐了 B1 公交车,目的就是体验国内首个可让老百姓使用的 TD-LTE 4G 网络。王益发现, 4G 的上网速度似乎并不如媒体所说的“极速 100Mbps ,稳定在 70 80Mbps ”,他在 B1 公交车上,利用自己的 HTC 智能手机下载 25M 大小的《愤怒的小鸟太空版》,用了 5 分钟左右,“差不多比家里的 512K 有线宽带稍微快些。”王益说道。

对此,葛长伟认为,对于 4G 网络的上网速率不宜过于乐观:“ TD-LTE 网络的一个特点是,中心点速度快,边缘速度慢,平均速度大概是极速的几分之一。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也是如此,极速很难实现,不过 20Mbps 应该还是有保证的。”

另据介绍,在杭州的 B1 公交车上,还发现少数人来来回回坐公交车,将这里作为长时间蹭网的场所,利用 BT 等软件大量下载,占用带宽。“这在真正的商用中是不可想象的,无论是运营商,还是用户绝不会将宝贵的流量资源如此浪费。”葛长伟表示,目前不得不采取限制单个用户带宽的措施,保证其他用户都能更好地体验。

TD-LTE 建网模式大考验

杭州 4G 巧用 3G 频段

4 9 日,杭州市政协十届第一次会议传出消息,杭州城区年底将实现 4G 网络全覆盖。

如何快速完成 TD-LTE 网络的杭州全覆盖?葛长伟透露,浙江移动在建网中采用了与 TD-SCDMA 同频演进的方式,不需要重新建站,这恰恰是杭州 TD-LTE 试商用的真正亮点。他认为,要实现中国移动提出“到 2013 年建立 20 万个 TD-LTE 基站”的目标,“杭州模式”是唯一有效的,应当被全国借鉴。

在之前建网测试中,不少试点城市都对新建基站的“选址”感到非常头痛,一些基站位置不好,还造成了 4G 信号覆盖盲区。

据悉,浙江移动在去年起向设备厂商提出,不像其它城市那样选择 2.6GHz 频段为 TD-LTE 所用,而是采用与 TD-SCDMA 同样的 F 频段,从而实现在原来 TD-SCDMA 基站上增加一些板卡就能升级为 TD-LTE ,使得改造进度大大加快。根据中移动规划,采用此种方式的还将有深圳。中国移动预计,该技术如果推广到全国,大约可节省数千亿元的投资。

“杭州模式”真的如此完美?外界并非不存疑虑。 TD 技术论坛秘书长时光告诉《 IT 时报》记者,如果采用 F 频段的 1.9GHz TD-LTE 网,肯定会节省很多时间和投入。但 TD-LTE TD-SCDMA 在技术上有很大的不同,组网方式的差异也很大,仅靠通过对 TD-SCDMA 原有基站设备的软硬件升级是不能形成大规模商用的 TD-LTE 网络的。

TD-LTE 频段资源贫乏

国家无线电频谱管理研究所高级顾问何廷润指出,从技术来说, 2.3G 以上的频段频率高、衰减大、穿透能力差,将严重影响 TD-LTE 的网络性能,因此容易在建站过程中出现基站密度不够的情况。不过由于国际和国内的双重原因,我国目前并没有太多适合的频段可供 TD-LTE 使用。在国际频谱划分中, TDD 频谱资源比较匮乏,主要将其定位在 FDD 补充的位置上, FDD TDD 目前规划好的频段数量之比是 5.6 1 ,而且 TDD 获得的多是 FDD 分配剩下的零散频段。在国内, FDD 频谱与 TDD 频谱的规划比例大约是 2 1 TDD 仍处弱势。

何廷润为《 IT 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 TD-LTE 采用 2.6GHz 频段覆盖室外,那么大概每 300 米就要建立一个基站。这样密集的基站建设难以想象。而杭州采用的 F 频段 1.9GHz 在传输距离上则要强一倍,穿透率上也更胜一筹。更重要的是,由于 TD-SCDMA 也处于这一频段,所以中移动可以自如调配手里的资源,“杭州模式”由此产生。

“杭州模式”难以全国推广

“杭州模式”并非没有弊端。首先是政策风险,严格意义上来说,无线电管理机构分配给运营商的某一频段,只能按划分的业务来经营,分配给中国移动第四代移动通信技术 (LTE) 的频段只有 2.6GHz ,中移动却用本属于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 (TD-SCDMA) F 频段来交叉进行,属于在一些试验城市打擦边球。

此外,从 F 频段 (1880MHz 1920MHz) 来看,其中 1900MHz 1920MHz 频段归于小灵通,小灵通频段给 TD-LTE 用,此设想尚未得到有关方面证实可行。

因此杭州方面可使用的只有 1880MHz 1900MHz 20M 资源。“这些资源用于杭州某些地区的试验网还行,试验中也没有与别的网络竞争,如果希望正式商用后以这点资源构建大网,覆盖全国,是完全不够的。”何廷润说。

通信厂商频出 TD-LTE 升级方案

除了运营商积极谋求出路,国际通信巨头也加快了自己的脚步,爱立信在近期宣布了一个令业界十分关注的消息:在中国成功完成了首例现网 GSM 升级支持 TD-LTE 的方案验证,并希望能够借助这一技术使中国移动 60 GSM 基站平滑过渡到 TD-LTE 成为可能。

爱立信中国及东北亚区产品管理部无线产品专家陈明博士向《 IT 时报》记者表示,爱立信的方案从目前来看测试结果完全达到了预期,不但 TD-LTE 网络运行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原有 GSM 网络的性能也得到了提高。他认为以爱立信参与多张 LTE 网络建设的国际化经验来看,采用 2.6GHz 部署 TD-LTE 更能贴近国际产业链。

对于如何更灵活布署基站,负责上海 TD-LTE 实验网建设的上海贝尔 ( 微博 ) 向记者表示,降低基站成本、能耗及碳排放等是可行方案,希望能将其去年推出的微型基站创新技术“灵云无线” lightRadio 应用其中。目前,上海贝尔正与中国移动在斯图加特实验室展开此项技术的开发和测试,产品原型预计最早于今年下半年面世。

对于通信厂商的信心十足,一位中移动内部人士向记者表达了担忧,例如爱立信的方案是否只适合爱立信参与建设的基站,那大量的华为、中兴等其他基站该怎么办?对于众多厂商提供的“快速平滑”升级方案,中移动暂时还没有足够的信心。

TD-LTE 手机批量问世 两三年不为过

TD-LTE 终端数量掉队

TD-LTE 第二阶段测试的另一重点是多模终端的成熟性,目前, TD-LTE 终端发展明显落后于竞争对手 LTE-FDD 。陈明告诉记者,在 2009 年爱立信为国际运营商布署第一张 LTE-FDD 网络时,可用的终端只有一款上网卡。而截至 2012 年一季度,资料显示 LTE 的终端已经超过 350 款,其中智能手机的总量占到约 30% ,同时业界推出新终端的数量和款式也不断加速。但目前 TD-LTE 的终端数量则略显薄弱:“目前基本以数据卡、 MIFI 等设备为主。”

联芯科技副总裁刘积堂向记者透露,国内外 TD-LTE 运营商所使用的还是以 MIFI( 基站数据接入设备 ) 、数据卡、 CPE( 家庭无线接入设备 ) 等为主,“如果有手机的话,也不能有效实现语音通话,只能当作猫 (modem) 来使用。”

TD-LTE 手机芯片等待试产考验

谈到 TD-LTE 最主要的商用终端——智能手机难产的原因,时光告诉记者,因为相比可以不断扩充容量的基站设备,手机等终端设备的体积、耗电量等有限,由于要承载从 GSM TD-SCDMA TD-LTE ,甚至兼容 LTE-FDD 等多种通信技术,以及从百 K 级语音通信业务到百兆级的数据业务,必须使芯片在同样体积大小下,功能大幅提升,同时功耗更低。目前,只有 28nm 制程才能承载 TD-LTE 手机在功能上的需求,粗算其初期研发费用就不下数千万美元级别。

“而且效果就像秋收,只有麦子长出来你才能说成功了,在完成设计后,还需等待芯片厂商流片试产成功。一旦两次流片失败,巨额费用估计只有英特尔这样的公司才能撑住。”对于有国内芯片商表示明年或可生产 28nm TD-LTE 芯片,时光不置可否:“还是先看看高通、英特尔何时能做出来吧。”

全球 4G 频段难以统一

除了耗电量大之外,频段资源是 TD-LTE LTE-FDD 手机都必须面对的问题。何廷润认为, 4G 频段已不像 2G 3G 那样容易集中,显得颇为分散,而且各国的历史状况又不尽相同,很难令各国运营商集中到同一频段。于是苹果 The new iPad 就遭遇了这样的危机:其宣传称“来享受高速的 4G 网络吧”,但许多国家的购买者发现无法使用,原来它只支持美国和加拿大的 LTE

关闭
最新新闻 NEWS